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午夜幽兰

漫天的星辉洒在海面上,映起点点的荧光,一阵又一阵的波涛冲向岸边,在礁石上摔得粉碎,淅淅沙沙的回归大海。远方的海面上升起一轮明月,在水中拉起一道银白色的光带,让人有一种冲动,沿着这条光路,走向大海深处。

  李芷兰静静的坐在长椅上,看着面前的潮起潮落,无思亦无眠。

  四年前她在深圳认识了现在的老公,然后结婚,远嫁天涯海角,现在有车有房有孩子,生活很满足,可是她却不满足。

  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脸,依然细腻滑润,身材微微的发胖,并不影响观感,相反的更散发出一种成熟的魅力。小腹微微的隆起,但是并不臃肿,看是看不出来的,只有手掌抚摸在上面才能感觉到有一些软肉。浑圆的臀部不再像以前那么富有弹性,但是并没有走形,给人的感觉只是柔软丰腻。

  不错,她仍然是一个魅力四射的少妇,哪怕她的真实年龄已经38岁,但是不需要刻意的打扮,给人的感觉仍然是少妇,一个成熟诱人的果实,让人有一种采摘蹂躏的冲动。

  人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惆怅,心情会不知所谓的低落,无缘无故的想发火,可是又没有发泄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会伤感,盯着一个地方能看半天,不知不觉的会流泪。

  李芷兰现在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原因的心情不好。老公每周不定时回来两三次,为生计在外面奔波,但是近来每次回来,李芷兰都要和他吵架,莫名其妙的问题,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让她发火,搞得老公一头雾水,不知道该怎么办。

  清早,起床。洗脸,刷牙。吃早餐,送孩子上学,顺路去买菜,回来休息一会,做中午饭,吃完睡觉,做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接孩子回来。做饭吃饭,看电视睡觉。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仿佛很忙碌,但是什么也没做。索然无味。

  两旁的榕树在暗黄的路灯照射下,映出斑驳的路面,踏着碎影回到家里,孩子早已睡下,而自己还不想那么早的休息。打开电脑百无聊赖的随便看着,Q上也没几个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说些没营养的话。

  其实她不怎么喜欢聊QQ,好友也没几个,基本上都是认识的人,纯粹的网友没几个,也大多是灰着头像,有些甚至都没说过话,只是觉得删除了面板太空旷,就一直留在那里。

  正在看着八卦的消息,突然右下角有个消息提示,好像是邮件什么的,应该是什么广告邮件吧,基本上每天都能收的到,已经积存了好多。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把邮箱清理一下也好,抱着这种想法打开了邮箱,几十封的AD开头的邮件。

  哎……不对,没有今天收到的邮件,那刚才闪的是什么?再往下看,发现有一个漂流瓶。什么东西呀,好像以前无聊的时候扔过几个,也没什么回音。捞到的瓶子基本上都是推销,没意思。

  但是她还是打开了瓶子,内容很简单:勾起你的软舌头,后面是一个调皮的表情。

  什么意思呀,心里想着就这么回复了过去。然后就看着消息框,等着对方回复。但是……对方没回复。

  又是一个无聊的人吧,随手关闭了瓶子,继续清理邮箱。全选删除,简单的两步操作,邮箱里变的一片空白,就仿若此时的心情。

  正准备关掉邮箱,又收到一条漂流瓶信息:把你抱在怀里,亲吻着你的嘴唇。

  拥吻……勾起你的软舌头……原来是湿吻。嘴角荡起一丝微笑,刚才怎么没想到呢。或者是,已经很久没有过拥吻的感觉了吧。现在老公回来总是很疲惫,吃完饭倒头便睡,两人也有性生活,但是就像例行公事,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激情与浪漫。

  事情就是这样的,你如果不去想就什么也没有,一旦起了一个念头,就再也挥之不去。或许是真的想要一个拥抱,或许是百无聊赖的敷衍,反正她鬼使神差的发了一个拥抱的表情过去了。

  ——让你依靠在我的怀里,胳膊环绕着你,轻轻的抚摸你的背。

  这次回复很快,立刻就有回应。她突然感觉身上暖暖的,仿佛真的有一个人在环抱着,只想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嗯。回复了一个字。

  ——紧紧的拥抱着你,下巴放在你的肩上,呼吸着你的发香,轻轻的抚弄你的发梢。

  这就是默契,或者对方是一个深谙女人心理的男人,知道女人在想什么,需要什么,对方的语言就像是一条毒蛇,虽然只是简单几句,但是每一句都恰好的落在她的心头。好希望真的这样,这是她的回复,也是现在她想要的。

  ——我现在就在你的身边,悄悄的走到你的身后,撩开你的头发,亲吻你的脖子,环抱着你的腰。

  似乎身临其境的感觉。在屏幕的背后仿佛一片漆黑,然而在这黑暗中,有一条光带通向不知名的远方,联系着一对深夜里彼此陌生的男女,这时,她已经确认自己的心开始抖动,仿佛身后站着一个人,脖子里也有一种痒痒的幻觉,小腹好像有点温暖,是对方手掌的温度么?她现在渴望被人就这么抱着,有一种迫切的需要!「抱紧我!」——紧紧的抱着你,和你的腰臀贴在一起,用我的胸膛温暖你的背。

  那个人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每一个虚无的动作都是她想要情景的细致描述,让她不知不觉的沉醉其中,「我要被你融化了。」——让你融化在我的怀里,流淌在我的心里,亲吻你的耳朵,贴着你的脸颊,和你的脸庞贴在一起。

  她脑海中马上浮现出耳鬓厮磨的景象,真实的感觉顺着神经元传递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她觉得自己的脸庞在发热,气息似乎有些不均匀了。「哦~ !」这是一个信号,是对对方所作所为的认可,也是一个索取的信号,证明自己现在很需要,还需要!

  ——亲吻着你的脸颊,捕捉到你的唇,含住。

  「好浪漫~ 」她已经不知不觉的微微张开了嘴,舌头如有若无的舔弄着嘴唇,似乎在回应对方的亲吻。

  ——把你转过身来,搂着你的腰,贴上你的唇,用我的舌尖启开你的唇瓣。

  「我张开嘴了。」她开始回应对方了,想要就这样缠绵在一起,她喜欢这种感觉,还想要更多,开始心跳加速了,有点期盼,又很恐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用力的吻你,把你的舌头吸吮过来,和你缠绕在一起。

  对方开始侵犯她的嘴巴了,就像一个高明的棋手,在不知不觉的完成布局,一旦对手入瓮,就开始攻城略地。对方的进攻并没有引起她的警惕,相反的,她开始一步一步的深入对方布下的陷阱。

  「好喜欢这种感觉。」

  ——紧紧的抱住你,温热的手掌在你的背上滑动,轻轻的抚摸着你的背,慢慢的向下移动。

  一种蚂蚁噬骨的感觉在她的背上浮现,背部的皮肤开始绷紧,她不由自主的轻轻的扭动身躯,似乎在对方的怀里,引导对方的手向更广阔的地方漫移。

  「好舒服。」

  ——轻轻的揉捏你柔软的腰肢,抓挠着你腰间的软肉,慢慢的绕到前面,抚摸你柔软的小腹。

  一股热流从她的小腹升起,双腿微微的打开闭合,昭示着自己的不安,一种殷殷的期待萦绕心头,她挺直了自己的背,绷紧小腹,是不愿意对方抚摸到自己的赘肉还是更方便的让对方抚摸,已经说不清楚了。

  「好热。」

  ——手掌慢慢的在你的小腹上面抚弄,指尖轻触,悄悄的向上移动……「哦~ !」——指尖触碰到了……那是什么?

  「你好坏~ 明知故问。」

  ——罩罩是什么样的?

  「黑色蕾丝的,跟内裤是一套。」难道女人都喜欢展示自己的漂亮衣服么?

  她已经忘记了这是私密的内衣,不能昭示与人的,只想把自己完全的展示给对方。

  ——好性感,一定很漂亮。隔着罩罩握住你的柔软坚挺,指尖轻轻的挠上面露出来的乳肉,沿着你的沟沟轻轻的摩擦。

  「我的心跳好快。」

  随着对方一点一点的深入,李芷兰已经完全忘记了对方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在引导她滑向欲望的深渊,而她已经听之任之,而且还在主动配合……她的手放开鼠标,抓揉上自己的胸部,按着对方的指引开始一紧一松的揉弄自己的乳房,指尖陷进紧致的乳沟,沿着柔软的沟岸开始摩擦,薄薄的睡衣开始下滑,露出了胸前的春光,那抹令人心醉的白皙高耸。

  ——把你的罩罩推上去,直接握住你的乳肉,把你的奶头压在手心里,按压着你的奶头,揉搓你的乳房。

  跟随者对方的指引,李芷兰已经迷失了,她撩开胸罩,白嫩的乳房弹射而出,敏感的乳头摩擦着柔软的睡衣,已经开始饱满挺立,双乳胀胀的,想要有一双手把她搓扁揉圆,她用力的抓揉着这几的乳房,柔软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挺立的奶头顶着手心,用力的按压着。

  「哦~ 用力……」

  ——把你的胸罩摘掉,从领口上面伸进去,握住你的乳房,指尖揉捏你的小葡萄,让她挺立起来。

  「已经翘起来了。」李芷兰甚至没有思考,双手伸到后面解开了胸罩的带子,把胸罩从睡衣里面撤出来,扔到地上,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捏上了挺立的乳头,用指肚捻弄着,正如对方所说。

  ——撩起你的衣服,让你的胸脯挺立出来,嘴巴向下移动,亲吻着你的脸颊,你的下巴,你的脖子,舌尖轻轻的舔弄你的颈窝。

  李芷兰把衣服撩起又落下,已经顾不得回应,双手在胸脯上使劲的揉搓着,红嫩的小奶头被她揪的发紫,白嫩的乳肉上冒起几道红痕,而她浑然不觉,沉浸其中。

  ——舌尖舔过你的锁骨,向下吻上你的乳肉,把你的双乳挤压着,舔弄你的乳沟。

  李芷兰的双手用力的把胸脯向中间挤去,高耸的乳房挤在一起,两个奶头几乎碰着,努力的向前挺立着乳房,仿佛要把乳肉送给面前那个不存在的人。

  ——宝贝,把你的奶头放进我的嘴里,含住你的奶头,舌头用力的舔她。

  「我好舒服……」李芷兰嘴里呢喃着,双手捧着乳房,左右晃动着身子,似乎是吃完了一颗又换另一颗,奶头越来越娇艳,呈现出一种嫣红,翘出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一只手向下移动,划过你的小腹,轻轻的揉着你的毛毛。

  「哦~ !」李芷兰的小腹迅速的腾起热流,加紧双腿,麻痒的感觉从胯下直传脑际,那股钻心的瘙痒让她坐立不安,双腿打开又闭合,能感觉到那股热流已经流了出来,内裤贴在敏感的部位,似乎已经湿透。

  ——指尖向下,抚摸你的软肉,隔着内裤在你的肉缝上摩擦,宝贝,内裤怎么湿了?

  「都是你弄的~ !」李芷兰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脑袋里面嗡嗡的响,手顺着身体的本能抚摸着自己的私处,手指在肉缝里抠挖着,很快就泛起了水光,她竟然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的私处传来啧啧的水声。

  ——那就脱掉吧,把你的内裤退下来,直接按上你的肉唇,手指放在肉唇中间摩擦你的嫩肉。

  「哦~ !用力,我好痒……」李芷兰迅速的起身,把内裤脱掉,胡乱的蹬到地上,手迫不及待的伸向了水淋淋的小穴,用力的揉弄着两片唇瓣,手指压在中间,指节摩擦着里面的嫩肉。

  ——指肚沾着你的水水,沿着肉缝向上抚弄,拨开你的小阴唇,按上那个小突起……她已经不在意对方如此赤裸裸的挑逗,只想要更多,湿润的手指按上阴蒂,已经充血翘起,不需要拨开也能看到,假如对方真的在面前的话。指肚碾压着阴蒂,越来越麻痒的感觉从阴道里面一阵一阵的传来,此时她感觉到好空虚,一股撕心裂肺的空虚,想要被填满,什么都好,填满自己的身体,填满空虚的心。

  「我要~ ,我好想要~ !」

  ——想要什么?宝贝?

  「我想要你~ !」

  ——要我什么?

  「进来~ 」

  ——什么进去?

  「你的肉棒!我想要你的肉棒!」

  李芷兰的手指已经陷入了阴唇里,两片阴唇闪着淫靡的水光向两边分开,露出里面红嫩的穴肉,阴道口已经微微的张开,等待着对方的进入,乳白色的淫水从小穴里汹涌而出,顺着流进股沟里,流到椅子上,屁股下面已经开始黏黏的。

  ——肉棒已经准备好了,粗大的龟头拨弄着你的小穴,分开两片小阴唇,沾着你的淫水在你的肉缝里摩擦。

  她仿佛已经感觉到了肉棒的温度,就那么硬硬的烫烫的顶在自己的下面,「快点进来~ !」——向两边分开你的两片阴唇,包裹着肉棒,用你的淫水给肉棒洗个澡。

  对方依然是不急不躁的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李芷兰已经快要疯狂了。

  「别折磨我了,我要你!」

  ——龟头顶着你的阴蒂,沾着你的淫水用力的摩擦,把你的阴蒂弄的红红肿肿的。

  「操我吧!我要你的肉棒操我~ !」

  强烈的刺激之下李芷兰已经放弃了自尊,开始放纵自己的欲望,直接说出自己的需要,向对方索取。

  ——大龟头撑开你的洞口,沾着你的淫水,用力的插进去!

  “ 哦~ 好舒服,插深一点~”手指快速的在小洞里面抽插着,但是还是弥补不了那种无尽的空虚。

  ——大肉棒一插到底,火热的龟头撑开洞里的软肉,顶在你的子宫口上,用力的研磨着你的花心。

  两根手指一起进入了,努力的向里面深入,可是怎样也碰不到那个麻痒的源泉,她已经快要疯狂了。

  「操我……用力的操我……」

  ——操你哪里?

  「我的下面」

  ——下面是什么?

  「小洞洞」

  ——是你的屄吗?

  「是的」

  ——求我操你!

  「求求你,用你的大鸡吧操我的屄~ !」

  ——大鸡吧用力的在你的屄里面抽插,粗大的龟头撑开你的屄肉,火热的龟头棱刮弄着你小屄里面的嫩肉,把你的骚水操出来,把你的小屄操的水淋淋的。

  「哦~ !快点~ 我好舒服~ !」

  就这样,越来越淫荡的词汇从她口中说出,顺着0与1交汇成的信号传向远方,在对方的电脑上还原成一副淫靡的画面,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妇敞开怀抱坐在电脑前,一只手用力的揉搓着娇嫩的乳房,一只手伸向跨下,手指快速抽插着冒着水光的小穴。

  ——叫哥哥

  「哥哥操我吧!」

  ——操你哪里?

  「操我的小骚屄,我是你的小浪屄」

  ——以后每天都操你好不好?

  「好,每天都要哥哥的大鸡吧操我的小贱屄」

  ——每天都用你的屄水给我的肉棒洗澡

  「恩,洗完再把哥哥的肉棒舔干净」

  ——真乖,做哥哥的小母狗吧「我是哥哥的小母狗,每天都要哥哥的大鸡吧操我的浪屄~ 」「要哥哥射进来,把我的骚屄灌的慢慢的~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