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失忆症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学会手淫的,记得第一次是在看一本黄色漫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右手竟然握住了勃起的小鸡鸡,而且想象着自己就是漫画中的男主角,在勇猛的干着漫画中的美女。当我第一次射精的时候,竟然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要尿尿了,还着实吓了一跳,但当那浓稠粘滑的沾满我的右手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精液。

  说起性幻想对象,最初是那些黄色漫画上的女主角,后来漫画都看腻了,每晚拉灭了灯,开始一边幻想女明星一边手淫,不过这种方法等同于望梅止渴,很快就被我抛弃了。

  我有尝试过拿着老爸送给我的那个高倍望远镜去偷窥邻居家的大姐姐,可惜的是,现在的人不知道怎么了,防范意识真是好的没话说,洗澡关窗,睡觉关灯,我努力的尝试了几次,竟然连个屁都没看到。

  没办法,我只好舔着脸去同学那里借一些黄色小说,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翻阅。最初是武侠,后来是玄幻,可最后看来看去却疯狂的迷恋上了乱伦文章。

  为什么?因为我们家有两个超级大美女!妈妈还有姐姐。

  先来说说妈妈,瓜子脸、俏鼻梁,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盘在脑后,皮肤娇嫩如凝脂,身材纤细如杨柳,脸上总是挂着职业性的微笑,盯着人看时候,明眸微动,说不出的妩媚动人。虽然她已经三十八岁了,可打扮的却很时髦,看起来至多像是二十七八岁得年轻少妇,外人很难想象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再说老姐,今年十九岁,得到了妈妈的遗传基因,长的自然也很漂亮,青春洋溢,听说还是学校里的校花,每天收到的情书都是成堆成堆算的。可我认为,她比之妈妈还是差了一点点,虽然我还没有尝试过做爱的滋味,但总觉她太过稚嫩了,少了妈妈那种成熟妩媚的感觉。

  有时候我真觉着自己既幸运又不幸,家里有两个大美女陪在身边,却只能看不能碰,加上黄书中那些乱伦文章的熏陶,我感觉自己快要发狂了。

  妈妈年轻时是名空姐,虽然现在已经不在天上飞了,但偶尔还是会偷偷的穿上空姐的制服,站在镜子前左右摆着POSS,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不时对着镜中自己问一句:「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这个秘密是我无意间发现的,虽然小时候经常见到妈妈穿着空姐制服回家,可那当时毕竟还小,只觉着那衣服很好看,很适合妈妈,但到底哪里好看也说不出来。但当我隔着门缝看到成熟艳丽已经步入中年的妈妈再次穿上的空姐制服的时候,我的肉棒‘砰’的一下便硬了起来。

  深蓝色的制服将妈妈纤细的腰肢勾勒出一条诱人的弧线,窄裙紧紧的绷在翘臀上,两条修长的大腿上穿着肉色连裤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亮皮尖头高跟鞋,乌黑秀发整齐的向后梳拢,盘在脑后,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白黑三色相间的丝巾,两只小手自然的交叉放在小腹前,白皙俊俏的瓜子脸上挂着职业性的迷人微笑。

  说真的,看到打扮如此迷人的妈妈,我真狠不得破门而入,将她按在床上,掏出早已坚硬无比的肉棒,用力的~ !@#$%^&*|我也只是想想罢了,没有真敢对妈妈怎么样,毕竟老爸可是武警出身,揍起人来那可是绝不手软。

  不过从那以后我倒是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放学回家之后不打招呼,先偷偷摸摸的溜到老爸老妈的卧室门前,看看妈妈是否在偷穿空姐制服,如果没有,我就会等到晚上洗澡的时候,在洗衣篮里小心翼翼的翻找一番,看看是否能找到妈妈准备换洗的衣服,虽然这样的机会很常见,但我却不敢造次,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如果找到一条刚从妈妈腿上脱下来的丝袜的话,那我会毫不犹豫塞进口袋里,晚上熄灯之后,躺在被窝里,将妈妈那光滑如丝绸般的丝袜套在已经坚硬无比的肉棒上,然后想象着妈妈的音容笑貌,快速的套动肉棒,直到又浓又稠的精液射进丝袜中为止。发泄完心里的欲念之后,第二天我就会变得胆战心惊,生怕妈妈会发现什么异样。

  我就在这样亦喜亦忧之间,慢慢的熬过了青春期。原本我和妈妈是不可能有任何机会发生任何不该发生的事情,不过,一个意外的发生,连接着一连串的意外发生了。

  去年夏天,我们一家人驾车去外地旅游,路上发生车祸,老爸当场死亡,坐在副驾驶上的老妈被送往医院急救,可我和姐姐却奇迹般得相安无事。

  经过一个礼拜的抢救,妈妈终于安全度过了危险期,虽然性命保住了,但却留下了一个很严重的后遗症,她失去了记忆,大脑皮层严重受损,只要一睡觉,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好像初恋50次那样。

  我承认我是个不孝子,对于爸爸的死,我并没感到太多的悲伤,反而有种难以言寓的莫名兴奋。我认为爸爸的死,是上天给我的机会,我必须要把握这次机会。

  几个月后,妈妈出院回家,望着熟悉的客厅和卧室,却是一脸的迷茫。姐姐扶着妈妈四处介绍,讲我们小时候的事,希望她可以想起想起什么来。不过那都是徒劳,即使现在想了起来,可明天呢,照样不认识我们是谁。

  不过还是妈妈聪明,她在卧室里挂上我们的全家福,然后在梳妆台上并排摆放我和姐姐的照片,并在上面加以说明,每天一起床就能看到我们两个的样貌,这样的办法多少顶点用,只是妈妈偶尔会失忆严重,搞不懂来桌子上摆着两张小朋友的照片干嘛。

  妈妈的这种情况已经不能再去上班了,航空公司给她放了一个长期的病假。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但我发现,只有一件事没有变,那就是妈妈每天晚上都会穿上以前的空姐制服,在镜子前做着各种殷勤的姿势。

  每每这时,妈妈都会化上淡妆,深蓝色职业裙下美臀微翘,修长纤细的美腿上穿着黑色丝袜,看起来很光很滑,隐隐闪着亮光,娇小可爱的玉足上穿着一双黑色细跟高跟鞋。

  这是妈妈的秘密,也是我的小秘密,每次看到妈妈穿着空姐制服在卧室里走动,我的心儿就像猫抓一样,肉棒高翘,硬如钢铁。在欲望中苦苦挣扎了几个月,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可偏偏这时,姐姐要去夏令营,临走时还吩咐我要好好照顾妈妈。

  我仿佛看见了欲望之神在向我招手,听见了魅惑之魔在我耳边诡笑,在欲望与伦理之间我苦苦挣扎,最后还是向欲望妥协了。

  既然决定要干妈妈,那就要制定严密的计划。网络上的乱文最常用的伎俩就是迷药或者安眠药,但我不想这么做,因为那样做就太无趣了,我要亲眼看着妈妈穿着空姐制服在我身下哀求、呻吟、放纵……所以,我决定光明正大的强奸。我敢于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妈妈只要睡一觉起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好像初恋50次那样,运气好的话,或许我也可以来个初奸50次。

  行动实施是在姐姐参加夏令营的第四天,吃了晚饭,妈妈回自己的卧室,留下我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但说实话,这时候我满脑子都是等下妈妈在我身下哀求、呻吟的画面,根本就不知道电视里放了些什么。

  差一刻11点,我起身离开客厅,小心翼翼的向妈妈的卧室走去。我的心砰砰直跳,说到底她毕竟是我的妈妈。爸爸已经不在了,我身为他唯一的儿子,非但没有用于承担家庭重担,还想着如何侵犯她的肉体,我想我死后,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的。

  但男人就是这样,一旦被欲望支配,就连禽兽都不如了。

  透过门缝向卧室内瞧去,妈妈和往常一样,穿着深蓝色空姐制服,双手叉腰,在镜子前摆着POSS,嘴角含笑,似乎回忆起了在天上飞行的日子,恐怕这也是妈妈脑海里唯一的美好记忆,可我马上就要将她亲手撕碎,变成永久的噩梦。

  妈妈摆动着纤细的柳腰,美臀微翘,我的欲望已经到达了顶点,恨不得马上冲进卧室将她按在身下奸个痛快,但我必须要保持冷静,我要一招制伏妈妈,决不能给她还手机会,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机会终于来了,妈妈不小心将口红掉在了床下,她蹲下身子,将手伸到床下,摸索一番,没有找到,便将制服裙向上掀了掀,露出半截丰韵的黑丝大腿,左膝跪在地上,伸手抓了一下,还是没有抓到。妈妈秀眉微微一蹙,干脆两腿跪在地上,上身向前趴伏,低头向床下望去,圆润丰满的美臀也跟着翘了起来。

  妈妈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此时的姿势是多么诱人,这样喷血的画面,对于原本就处在崩溃边缘的我,无疑是火上浇油。

  我再也忍不住了,推开房门一下冲到了她的身后。妈妈因为我猛力的冲撞,整个人向前倾了一下,幸好我及时抓住她那丰满圆润的屁股,才没让她摔倒在地。

  「谁?」

  没等妈妈反应过来,我已经双手抓住套裙边缘,向上一拽,卷到了水蛇腰上,然后伸手在有光有滑的黑丝裤美臀上贪婪的抚摸了一把。

  「啊!」妈妈一声娇呼,急忙转过头来,不禁脸色大变,一时间惨白无比,没有半点血色。

  「小凡,你……你干什么?」妈妈俊美的小脸上一阵羞红,瞬间又眉头紧皱,愤怒的呵斥道:「你做什么?还不放开我!」此时的我已经被欲望支配了,根本没有理会她的要求。妈妈想要起来,我立马将上半身整个压在了她的后背上。此时妈妈双膝跪地,上半身也趴在了地上,好像一只等待交配的母狗一样。

  我伸手在妈妈穿着黑丝连裤袜的大腿内侧摸了一把,又光又滑,充满了质感,妈妈身子猛的一哆嗦,两只黑丝大腿用力向中间合拢,将我的右手使劲夹在中间。

  空姐、制服、母亲、黑丝、美腿,这么多诱人的元素全都集中在妈妈一个人身上,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妈妈被我压在身下,美臀高高翘起,小腿不停地向上踢打着我的屁股,口中尖叫连连,一张俏脸更是红的似要滴出鲜血一般。

  我想,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强奸,无论是肉体还是心灵上,对她的打击更甚于被一个陌生人强奸。

  以免夜长梦多,我上身压着妈妈,慌慌张张的将自己的裤子褪到膝盖处,然后抓住妈妈身上那条黑色裤袜的边缘,连同内裤用力向下一拽,露出了她那雪白丰韵的大屁股。

  妈妈不停地尖叫着,柔软的肩膀也使劲向上扛着,无奈之下,我只能抓起一条枕巾塞进她的嘴里,然后将抓住两天柔软的手腕向后一拽,反锁在柳腰后面。

  「呜呜呜~ !」

  妈妈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两条黑丝小腿交叉缠在一起,使大腿紧闭。望着被挤成一条缝的粉红肉穴,我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龟头在妈妈丰韵的大腿上划了几下,然后用力塞进大腿见。

  「呜呜~ !」

  感受到肉棒上的高温,妈妈臻首微扬,眼角含着泪珠,两条大腿夹得更紧了,爽的我一声忘情呻吟,险些没射了出来。

  布满青筋的肉棒在妈妈滑嫩的大腿内侧,贴着娇嫩的穴缝使劲抽动了两下。

  「妈妈,我要操你了哦。」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种禽兽不如的话,但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迅速席卷了我身上每一处毛细孔。

  妈妈挣扎的更加厉害了,我将龟头向上一挑,对准小穴,用力一挺。

  「嗯~ !」

  妈妈穿着深蓝色制服的上身挺了起来,整个人似乎被石化了一般,动也不动,小脸变得煞白,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娇嫩的阴唇紧紧地夹着龟头,那种舒服的感觉简直难以言表,无论是肉体上还是心理上,望着妈妈眼角的泪水,我的兽欲更加的强烈,挺起粗大坚硬的肉棒,用力向前一挺,冲开层层嫩肉,撞到了一团嫩肉之上。

  我干了妈妈,我终于干了妈妈!

  我的内心无比兴奋,整个人像是发了疯一样,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扶着她那丰满的大屁股,用力冲撞起来。妈妈可就难受了,小穴里本来就淫水不多,而且又长时间没有做爱,怎么经受的起如此高强度的操干。上身向前一倒,半张脸贴在了地上,屈辱的泪水哗哗的往外直流。

  妈妈这幅柔弱委屈的模样更加激起了我的兽欲,用力抽动几下之后,我松开她的双手,抱住屁股发疯了似的用力操干,长久的欲望终于的到了释放,不大会儿,我就觉着后背一紧,脊椎一麻,一股浓浓的射意向我袭来。

  妈妈似乎也感觉到了肉棒的膨胀,臻首用力摇晃,两手趴在地上,用力向前爬动,想要摆脱我的束缚。此时我正在高潮边缘,没想到她会来此一手,小穴内的肉棒竟然被甩了出来。

  妈妈向一只小母狗似的使劲向前爬行,黑色裤袜和内裤还在腿上,并不能让她完全张开双腿,因此每往前爬一步,屁股就会用力摆动一下。

  此情此境,险些没让我当场射出精液。但我强忍住了,我一定要将第一泡精液射在妈妈的小蜜穴里。

  我双膝跪地,急忙向前挪动两步,追到妈妈身后,却不将她抓住,而是用力向前挺着肉棒,将龟头紧贴她的小穴。

  妈妈感受到了龟头传来的温度,趴的更加猛烈了,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停下来,又会被儿子无情的操干。

  我则像个英勇的骑士一样,在妈妈的身后紧紧跟随,龟头轻点肉穴,在布满揉着的阴道内进进出出,却又不一插到底。

  我们两个在卧室里饶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妈妈体力不支,身子向前一倾,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半张俏脸贴着地面,目光呆滞,脸上布满了泪水。

  我急忙伸手将妈妈嘴里的枕巾拿了出来,然偶双手抓住妈妈的屁股,用力向上一提,妈妈再次变成双膝跪倒在地,美臀高高翘起,而上身则趴在地上。

  我将肉棒向前一挺,龟头划开紧闭的阴唇,穿过层层嫩肉,撞在了小穴深处。

  「嗯。」

  妈妈发出一声呻吟,整个人向前挪了一下。我惊奇的发现,妈妈的小穴里竟然湿漉漉的,溢满了淫水。

  妈妈竟然有感觉了!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激励,我更加拼命的在小穴里疯狂抽动,终于将一股股又浓又烫的精液射在了妈妈的小穴里。

  妈妈没有尖叫也没有吭声,只是柳眉微微一皱,似乎认命一般。

  剧烈膨胀的肉棒在小穴里不停地喷射着精液,一股、两股、三股……直到喷无可喷,但却依然坚挺。

  我喘着粗气,望着身下惨遭蹂躏的妈妈,没做任何休息,将她身子翻了过来,让她面对着我躺在地上。

  妈妈身上的空姐制服已经被蹂躏的不成样子了,我伸手解开制服上衣的扣子,将雪白的衬衣向两边撩开,把玫瑰色的乳罩向上一推,妈妈那两团凝白如脂的滚圆乳房一下子便跳了出来,两颗紫色小葡萄在寒风中瑟瑟挺立着。

  我趴在妈妈身上,低头含住妈妈的乳头,用力吸允,发出淫魅的咻咻声。妈妈既没有挣扎也没有抗拒,一双原本美丽的大眼睛也变得毫无神采,愣愣的望着天花板。

  我直起身子,将妈妈脚上的黑色高跟鞋脱了下来,然后将包裹着黑色裤袜的小腿抗在肩上,伸出舌头在妈妈的脚底上舔了一下,妈妈整个人如绷紧的皮筋一样,蹦了一下,沾满口水的小脚丫泛着淫魅的亮光。

  我一只手扶着丝袜美腿,一只手扶住肉棒,对准小穴,猛地一用力,再次挺了进去。

  妈妈秀美一皱,哼了一声,紧接着随着我的撞击,娇躯来回颤动,硕大的乳房来随着摇晃形成层层白花花的乳浪。

  由于已经发泄过一次,这回我没有急于操干,而是利用三浅一深的技巧,时快时慢,在小穴内进进出出。

  虽然和先前一样的舒服,但又一样让我很是不爽,就是妈妈那如同死人一样的反应。

  床上的女人如果不呻吟,那跟充气娃娃有什么区别。

  我的斗志再次被激了起来,我不相信不能给妈妈快感。

  我将妈妈的黑丝小腿往前一推,直接压在了乳房上面。妈妈整个下半身撅了起来,这样的姿势肯定很不舒服,随着我的操干,眉头紧皱,嘴里不时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妈妈这样的反应可谓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不再使用什么抽插技巧,只管挺动肉棒,疯狂的操干起来。

  「嗯…嗯…嗯~ !」

  终于,妈妈终于紧闭双眼,发出一阵阵不知是苦还是乐的呻吟声。随着我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明显。

  「啊~ !」

  妈妈嘴巴大张,忘情的呻吟了出来。我就像接到了命令的骑士一样,抱着妈妈的黑丝小腿,疯狂的操干小穴。

  伴随着呻吟声的越来越明显,我感到妈妈的小穴也在急速收缩,层层嫩肉紧紧绞杀肉棒,尤其是蜜穴深处的娇嫩花心,每次龟头顶到,都会狠狠地吸允一下。

  「嗯~ !」

  妈妈一声呻吟,秀美一蹙,双眼紧闭,小腿绷直,足弓紧绷,娇躯微微颤抖,秀美的五官挤在了一起,小穴嫩肉死死缠住肉棒,花心喷出一股股滚烫的蜜液,在如此强大的吸力面前,我也已经成了强弩之末,疯狂的挺动几下之后,将肉棒一挺到底,对准娇嫩的花心,再一次射出了浓浓蜜液。

  这一晚,我不知道对妈妈做了多少次,当妈妈最后一次忘情高呼之后,昏睡了过去。第二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面对自己的母亲,但和往常一样,妈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就和初恋50次一样,我和妈妈每一次都是初奸,我丧心病狂的享受着这种禁忌的快感。

  字节数:13022

  【完】